第222章 百合花散剑之舞踏(1 / 2)

旬月之间,忍界惊变。

在大野木做出反应之前,和他本就不合的四尾人柱力老紫,终究还是出走岩隐村,被猫在村口的姑娘小芳……被佩恩六道逮个正着。

等大野木提着西瓜刀,领着小弟赶到现场的时候,只剩下一片狼藉,以及神罗天征留下的坑洞,证明这里经历过一场大战。

毫无疑问的碾压,佩恩六道没有给老紫用出完全尾兽化的机会。

大野木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,让你不听劝,现在怕不是连自己的小命都搭上了?

云隐村的另一边,雷影兄弟也同样经历了一场苦战。艺术组合、不死组合并不笨,但四对二没有不应战的道理。

哪怕雷影兄弟的演技比xz还要烂,依旧成功引蛇出洞。双方经历了一场恶战,四人组小胜一手,成功夺取了八尾的两根触手。

复活十尾,并不需要完整的尾兽,有一部分的查克拉就足够,虽然终究不算完美,但现在不是吹毛求疵的时候。

二尾、四尾、五尾、八尾,攻略完成!

偏差出现在了三尾上,带土、黑白绝遭遇了雾隐村的三大高手。雾隐村重新崛起,每一分战斗力都不容错过,遗失的三尾自然也需要回收。

就这样,双方不期而遇。

“敢抵挡我宇智波斑的人,在这世上没有几个。不得不说,你们很有勇气。”带土重新整了一个螺旋面具,对身前的三人傲然道。

入戏太深。

“少来了,小子。”照美冥冷哼一声,戳穿带土吹的牛批:“你被宇智波鼬打得身份败露的视频,早就已经传遍了忍界。现在还想冒充宇智波斑,不战而屈人之兵,未免太异想天开了一些。”

控制四代目水影的,居然是木叶忍村的一个小鬼,想想就感觉很窝囊,很不值。只能说,万花筒写轮眼恐怖如斯,完克尾兽。

“阿拉阿拉,带土。”白绝从一棵树中钻了出来,笑道:“事到如今,已经没有再继续装下去的必要了吧,长门都敢直接对你发号施令了。”

没错,带土和长门,如今攻势逆转,从合作者关系,变为近似上下级的关系。晓组织中,原本偏向带土的鬼鲛和鼬一死一反,如今的带土已是势单力薄。

“不是宇智波斑,对付你们几个也足够了。”带土面色一沉,说到这里他就感觉很不顺。不过没关系,暂且隐忍一时,等长门收集完尾兽,自己便能通过轮回眼中的后手,完成反制。

“大言不惭。”

再不斩一步踏出,斩首大刀如羚羊挂角,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斩向带土的脖颈,这便是能被称赞为人斩的剑术。

虚化!带土眼神一凝,这一刀砍了个寂寞。反手一记回首掏探向再不斩的胸膛,查克拉凝聚在指尖,势要和他说一些掏心窝子的话。

“冰洁之路。”

查克拉汇聚于白的脚底,寒气化生出一条冰霜凝聚成的小径。转瞬之间蔓延到带土的脚下。

一阵寒意袭上心头,这是真正的寒意。没想到被自己搅成一锅粥的雾隐村还有血继忍者,带土不为所动,继续回首掏。

寒气确实降低了自己的移动速度,但转瞬之间,还不足以完全冻结自己。现在的冰遁忍者没了传承,连怎么出招都忘记了,可悲。

下一刻,雾隐村村花白伏下身子,顺着冰霜小径,一记滑铲怼到了带土身前,将带土铲得人仰马翻!

纳尼!冰遁还能这么用?

来不及多想,察觉到危险的带土再度进入虚化状态,璀璨夺目的冰蓝色剑光闪过,宛若午夜时悄然绽放的百合花。

美则美矣。

寒冰在白的双手处,化为两把长剑。凭借着这两把冰剑,白施展出骑士迪昂那堪称剑术绝颠的剑法。

这是完全不同于忍界任何一种剑术的剑术,与冲田总司、冈田以藏的杀人剑术迥乎不同。迪昂使用的剑近似于骑士刺剑,其剑术多为刺击。

这是不同于杀人剑术的华丽剑术。然而谈倘若有人因为这份璀璨华丽而忽视其致命性,瞬息之间便会丧命。

带土没有大意,所以他活了下来。代价就是看着白步步紧逼,一朵又一朵的百合花绽放,只要自己解除虚化状态,至少也是个重伤。

“没用的,进入虚化状态的我不会被任何人攻击到。”带土讲起垃圾话,展开心理攻势。

白微皱眉头,确实如此,自己的刺击仿佛刺在了空气上,如此下去,好像确实不是个办法。

“犄角一阵!”趁带土被集火,黑绝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河流对面,人间大炮一级准备!

伴随着破空气,白绝分身宛若一根窜天猴,化身炮弹轰炸向攻击的白。

“溶遁·溶怪之术!”

具有粘性和强烈腐蚀性的酸液,从照美冥口中吐出,包括住飞到半空中的白绝炮弹,刹那之间,在其还没有真正炮弹时便被完全腐蚀。

照美冥的两种血继限界,应用起来都很简单,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,就是单纯的高杀伤高腐蚀,甚至能够击破须佐能乎。

除此之外,身为水影照美冥还精通水遁,只是不经常用。

背后突施冷箭,射的还是白?再不斩瞬间就火气攻心,提起斩首大刀就欲杀过去。

河流对面,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白绝分身,黑绝一个倪哥被诸多白绝包围,鹤立鸡群,完美栓释了什么叫做黑命贵。

如果你不歧视黑人,那请你亲吻黑人的屁股和鞋尖,顺便给他10美元.jpg

“再不斩大人,让我来吧。”

白挥剑拦下再不斩,对付数量如此之多的敌人,刚好可以实验一下自己的宝具。而且这些扭曲的白绝分身,怎么都不像是人类的样子,杀死他们没有任何心理压力。

种族歧视+1

踏着河流,白所过之处尽皆结冰。倘若有一辆自行车,或许可以cos一下青雉海上骑车的骚操作。

“百合花散剑之舞踏!”

白轻叱一声,无穷尽百合花瓣从虚空飘落,纯白,华丽,圣洁,像是天使怜悯世人,散落于人间的羽毛。

世界被花瓣装点,似是纯真少女那无暇的梦,瑰丽绚烂之中,却暗藏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