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人的一生啊(1 / 1)

萧江说话时,对面的艾菲尔铁塔上忽然出现一声爆炸,随即一片绿色的雾状物覆盖在铁塔的金属支架上,不一会铁塔支架开始消失,在一阵嘎吱声中铁塔开始倒向广场方向。

广场和附近街道上人们开始尖叫乱跑,萧江撇了眼远处已经开始追逐的两群人,他有些不屑地说道:

“他们在动手了,我们离开这里吧。”

萧江决定支持安娜的行动,当然要是美欧知道,绝对会说他至此某某组织,不过萧江怕吗?这又不是现实世界,他根本不在意对这个世界造成了多大影响。

避开狂奔尖叫的人群,萧江和安娜转过一条街进入一间酒店,两人在这里一住就是两个月,当安娜独自带着一些特殊资料和数十亿美元资金离开后,萧江才乘坐飞机到了这个世界的华夏。

在国内又呆了一个多月,他开着慢悠悠的飞机回到来时的荒山山顶,看着那依旧还在生产的山洞工厂,萧江叹息了一声道:

“希望我做的是正确的。”

小红说道:

“机动战甲,隐身衣,纳米机器虫,离子引擎和光学隐形技术,他们得到了至少可以对抗美欧更无压力了,主人无需担心,何况还有个安娜在折腾,这个世界会很热闹。”

进入这个世界,萧江除了进入特种部队总部,他绝不接触其他相关人等,搞定了各种东西,萧江在巴黎两个月都在分析这里的急技术。

这里民用科技和现实差不多,武器倒是先进了一些,萧江弄这些东西的目的当然也是为了自己以后使用,不过离开前他把这些技术通通暗中给了华夏的某研究所一份。

看了看山下的山洞,萧江说道:

“回家,等招聘到人,我们继续穿越之路,两个月的实验对比,疫苗还是有缺陷,对一期病毒具有抗性但是二期三期病毒分裂速度太快,疫苗还没做出完全反应实验体就丧尸化,看来这玩意的测试十年能不能完成都是个问题呢。”

……

现实世界三天后,萧江看了招聘网上投来得上千份求职简历,里面有还在大学的学生也有五六十岁的企业高管,大家的目的都很明确,那就是招聘广告中一旦签约,哪怕是萧江随后_辞退对方也会给一百万的辞退金。

人才,萧江看完简历只能摇头不已,那不是容易找的,他并不需要什么顶尖的开发型人才,他要的是负责任性格好的管理,同时还能做好对外联络这些事情就行。

研究这些事萧江会在以后专门处理,他要生产的东西看着都不是太玄乎,可就算是顶级研究人员也得研究许久才能掌握,更别说改进提升或者持续发展了。

现在首要的是要把公司建立起来,其他事情才有持续的可能,萧江郁闷着离开家走到高架桥下的广场,找了个座椅抽着烟思索着。

“咦,小哥有什么难事吗?看你愁眉不展心情不好呢。”

一个低沉的声音出现,萧江回过神一瞧对方有些熟悉,不过好像又有什么不对劲,他稍一想便认出眼前的人是谁了。

前些日子在饭店吃饭遇上的乞丐,不过此时的他穿的虽然不是什么好货却也干干净净,头发也理成了平头,看着也就四十几岁的样子精神头很不错。

萧江笑了笑摸了一支雪茄递给他说道:

“原来是你老哥啊,怎么找到事情做了?”

男子也不客气接过烟剪好点燃靠在椅子上笑道:

“之前放不下心态,自以为要么死要么混下去,遇上你之后我才明白过往的都是云烟,我得好好活着,不能让我女儿为我担心。”

萧江好奇着看向男子说道:

“如果我没看错,老哥以前混得不错哦,怎么落魄了?”

男子使劲抽了一口,一口喷出烟雾笑道:

“过去还有什么可提的,一切都败了,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。”

萧江笑道:

“说说看呗,人都有各种际遇,有的一夜暴富,也有亿万富豪一夜破产,无论怎么困顿怎么挥霍,在我看来活着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男子洒脱着笑了几声点头道:

“也是,过往虽然不堪回首,可能够直面也是一种勇气,好,小兄弟愿意听,我就当吹个牛。

二十年前,我从哈佛毕业回国,看到国内发展不错,我便拿了家里所有积蓄在沿海投资开办了一家电子厂,由于发展跟上了时代节奏,我的工厂越来越大,和各大企业都有往来。

最后公司做到员工两三千,年入纯利润上亿,我也有些沾沾自喜,却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一种贪婪叫背后有人。

有人想要控制我的公司,我不愿意,然后么各种打击到了,最终我的公司被逼迫破产,家里别墅豪车都抵债了,所幸当年赚钱后老婆因为我和女秘书勾搭离婚,她和女儿才没有受苦,不过连她们都没想到,女秘书居然是别人安排来的,为的就是给我设陷阱。

所以啊,年轻人可以花心,但是别在自己事业上与女人搭上,也绝不能被她们摆布,否则就完犊子了。

就像我,曾几何时也是叱咤一方的商业天才,被人一玩志气全消,若不是遇到你知道一切如浮云,我也不会振作起来帮人打工。”

萧江讶然看着男子,就在此时小红已经查到了男子身份,萧江看完不禁更显惊诧,他拿出手机对着男子拍了照片搜索起来,不一会手机上显出男子的个人信息。

看到萧江手机上的百科介绍,男子干笑道:

“科技真他么的先进,没想到这样都能被搜索出来。

李夏,一九七二年生,哈佛商学院毕业,回国建立了星峰电子,五年内成为国内顶级电子元器件供应商,作为唯一出资者,二零一四年时个人身价三百亿。

二零一六年因故离婚,支付其妻马岚一百二十亿保证公司所有权,二零一七年公司扩大规模,同年因为销售停滞和大量欠款宣布破产,说得还算中肯,唉,人的一生啊,就是这么神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