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嫁娶(1 / 1)

在慕容昭阳离去之后,待在书房里愣了半天,白玉落也没想明白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,她不过是想把前世的事情告诉恩人,让恩人避过前世的生死劫难,怎么到最后她就要嫁给恩人了呢!

不说两人身份,就是她那被父母亲人败坏的名声,不说长安,就是整个大燕,还有谁不知司徒府白家的嫡幼女,出生便“刑克六亲”,就这样的名声,不说宸王和王妃,就是宫城里对宸王世子宠爱有加的太后和皇上能同意,宸王世子娶她这个名声尽毁的女郎做世子妃!

白玉落有些懊恼的想,她怎么就被慕容昭阳一笑给迷惑了,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,于她而言,这桩婚事可以说是所有待嫁女郎,都梦寐以求的,可于宸王世子呢,娶一个身份相当,才貌双全,蕙质兰心的女子,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,可娶了她,会拖累他的。

现在慕容昭阳不应该全力去调查,去应对那些现在应该有了苗头的阴谋诡计吗?怎么就成了他们两个谈婚论嫁的了!白玉落明白慕容昭阳良善,想把她纳入羽翼下保护,可这也不用委屈自己娶她吧!

“小娘子,你要不要用夕食?”白嬷嬷轻轻的走进书房问待在书房大半天的白玉落,女郎朝食就没怎么用,现在都申时了,宸王世子离开都一个多时辰了,女郎还自己闷在书房,白嬷嬷担心的很。

抬头看着满脸担忧的奶嬷嬷,白玉落笑了笑说:“嬷嬷,我无事,你别担心。”

“宸王世子殿下?小娘子?”白嬷嬷想问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,那世子殿下从昨夜到今日,行事都挺可疑的,今日女郎刚醒没多会儿,他就到了,可两人身份……

明白奶嬷嬷的担忧,白玉落稳了稳心神,轻轻的说:“嬷嬷,我可能要嫁给世子了。”

“哦,啊!嫁给世子?什么身份?”白嬷嬷心神大乱的问,她家女郎以后怎么办呢?司徒府白家根本指望不上,可不是正妃,那以后的日子……

白玉落有些不解的看着白嬷嬷说:“身份?司徒府白家嫡幼女的身份啊,不然我还有什么身份?”

“不是,我是,是,小娘子嫁过去是世子妃吗?”

看着小心翼翼又一脸希望的白嬷嬷,白玉落深吸一口气说:“是世子妃,世子会让王妃去宫城里请旨,让太后和皇上下旨赐婚,嬷嬷放心吧!世子不会作践我的。”

确实不会作践她,白玉落还记得慕容昭阳离开之前说的话,他说:让她放心,他会让王妃去宫里请旨,太后和皇上会下旨赐婚,他会让她清清白白风光大嫁,他说:宸王府没有纳二色的规矩,他还说:他娶她,便会一生一世一双人,他还说了,以后她会是他的世子妃,他会让所有人对她都无可指摘!

满脸喜色的白嬷嬷直念叨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等白嬷嬷激动过后冷静下来,看着一脸平静的女郎,小心的问:“那司徒府?”

“不用管,世子不是要娶吗!让他看着办吧!”想了想,白玉落还是很憋屈,有些赌气的说了一句。

看着震惊的白嬷嬷,深呼了一口气,白玉落淡淡的说:“观里以前怎么样还怎么样,有事会和你们说的,该怎么样还怎么样!”

看着明显情绪不好的女郎,白嬷嬷也没敢刨根问底,主仆两个便默默的去用了夕食。

慕容昭阳回去便召集了他的亲卫队,让他们去盯着慕容玄明,明着不能拿他怎么样,可不妨碍先坑他一把,得先把那丫头娶进门保护起来,不然不能放手去做。

四天后,柳奕来到书房对着慕容昭阳说:“殿下,九皇子和人约好了明日入猎场。”

“明日?都约了谁?”手指轻敲着书案,慕容昭阳漫不经心的问。

“刘家刘长空。”

“慕容玄明约了他大舅兄!就约了一人!”

看着柳奕点头,慕容昭阳轻轻的笑了,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呢,正好,这算是为了他这个堂弟娶妻做踏脚板,放心,等他娶了世子妃,他一定好好回慕容玄明这个堂兄一份谢媒礼!

两人在书房里商量了好几个时辰,每一个细节都仔细推敲一番,生怕出什么错漏,毕竟其中还要牵扯到白玉落,而且父王母妃都谋略过人,不能让他们感到一丝违和,还有宫城里的皇伯父,那可是满腹的帝王心计,要想顺利的行事,一丝错漏都不能有。

而且知道事情内情的就慕容昭阳和柳奕两人,连白玉落都要瞒着,更不用说身边的亲卫了,毕竟本色出演才能不使人怀疑,只是他们两个会受一些皮肉苦罢了!

夜幕降临时,柳奕亲自去道观,让白玉落明日巳时之前入猎场,宸王世子与她有要事相谈,以她的性子必不会追问,等白玉落入了猎场,这个局就成了!

而得到消息的白玉落,总觉得慕容昭阳在算计什么,有要事相谈为什么要去猎场谈,罢了,既然用到她,那就好好配合,希望能帮上他。

第二日不到巳时,白玉落便让春华跟着她一起去猎场采药,药篓里装上了点心、水、火折子,想了想又拿了一件素色的薄披风,其实她还想再拿些东西,可怕太过显眼,只能作罢。

主仆两人小心的走在崎岖不平的山林中,白玉落不知道慕容昭阳要做什么,仔细想了想,还是想不通他要做什么,让她来猎场,却没告诉她去猎场的哪儿,只是让她尽量的往深处去,那么大一个猎场,她该往何处去?

在猎场走了大半个时辰,白玉落似乎听到马蹄声,想了想,便领着春华朝着马蹄声方向走去,耳边隐隐约约的马蹄声一直没断过,让白玉落明白,这是慕容昭阳特意让人来引着她的。

果然,走了有小半个时辰,乱糟糟的马蹄声越来越多,还有人的说话声,白玉落无奈的笑了笑,这个宸王世子到底在搞什么!

“殿下,快走!”

“柳奕!”

“殿下!”

“殿下!”

……

白玉落瞬间脸色变得煞白,那声“柳奕”,是宸王世子慕容昭阳的声音,可她不能贸然上前,拉着春华躲在草丛里,等所有的声音都远去,快速的向着刚才传来声音的地方跑去!